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25-1861004858
邮箱:service@chinasdjt7.com
新闻中心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稀土“走高”还须再加“料”

编辑:南京京大华创科技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稀土“走高”还须再加“料”

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于10月31日上市稀土品种氧化镝和氧化铽。一经挂牌发售,货值824万元的氧化铽和货值2235万元的氧化镝便于5秒和24秒内宣告售罄。当日,主要稀土概念股整体大涨。

无论是在资本市场,还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稀土都被高度关注。但在受到WTO不利仲裁的当下,积累多年的产品低端同质化、缺乏定价话语权、偷采走私泛滥等问题,严重制约了国内稀土行业的发展。

国家稀土收储计划已于千呼万唤中启动,商业收储在这个秋天燃起的“一把火”又能否趁势将稀土产品从低位拉回“黄金价”?业内人士普遍持谨慎态度,中国稀土行业的牛市还有待调整产业结构、淡化走私等多方举措才可实现。

逆势“秒杀”是短期趋势

市场呈颓势,缘何出现5秒“秒杀”?卓创资讯分析师李祾譞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目前镝、铽的价格处于历史相对低点,结合未来国家产业政策调控更趋严厉,消费领域需求的不断增长,短期价格上涨成大势所趋。

业内专家杜悦(化名)同样表示,只要没有利益集团从中炒作,商业收储在短期价格调整中能发挥一定作用。

据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董事、副总裁张子诺介绍,氧化镝、氧化铽这两个品种都是重稀土,在永磁体行业,以及医疗、电动车、风力发电等高科技领域有重要应用。

以手机为例,武汉工程大学教授池汝安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现在的手机磁体之所以能做到这么小,就是得益于使用了钕铁硼—其中必须有镝。如果没有这种磁性材料,我们现在都还只能拿着大喇叭喊。”

“用市场化的方式收储,让民间投资者也可以参与,这是好事。”池汝安评价说。

然而对于被坊间寄予厚望的商业收储,杜悦、李祾譞等人对于其在解决非法开采、黑市交易、出口走私等长期纠缠行业发展的问题上的作用,并不看好。“收储无法使黑市交易合法化。其作用对整个行业来说,影响相对较小。”

格局改善关键在打黑

中国以36%的稀土资源承担了全球90%以上的市场供应。然而多年来的业界乱象,严重阻碍着我国稀土行业的有序发展。

首先,稀土出口是典型的“贫困化增长”,即中国稀土出口价格涨幅远低于进口价格涨幅。伴随着稀土产品出口的增加,能换回的产品数量在不断下降。

其次,我国缺乏稀土出口价格的互动战略机制,造成了买家往往“货比三家”,稀土厂商由于信息不对称导致恶性竞争,使得稀土产业变成了买方市场,无法掌握国际定价权。

再次,无序开发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环境污染等问题,而产能分散且过剩又导致供过于求和产品低端同质。在我国,稀土冶炼、矿山开采企业曾一度达到1000多家,大部分企业的年产能只有几百吨,总体规模小且工艺技术落后。

影响更恶劣的是偷采走私。

原本自2008年以来,稀土产量逐年减少,稀土生产总量得到有效控制。特别是2012年,官方统计稀土产量仅为8.2万吨,远低于11万~15万吨的世界总需求量。原本当供小于求,产品价格理应上扬,但2012年全年稀土价格一直走低。

李祾譞分析指出:“这说明实际稀土供应量超过了需求量。其原因,是非法开采的大量存在。”他估算,2007年到2012年,我国稀土走私量约达10万吨。

稀土走私已经成为日本从中国获得稀土供应的一大渠道。

国际围剿的倒逼

全球稀土储量的大致分配比例为:美国13%,澳大利亚5.4%,印度3.1%。但美、澳近年稀土产量几乎为零。“他们早就认识到稀土资源战略储备的重要性。”李祾譞指出。

为放松我国对其大量囤积稀土的警惕,日本还利用转港贸易的漏洞,从中国香港地区、中国台湾地区乃至东南亚等地的稀土工厂进口稀土,扭曲正常供求关系,打压和操纵价格。

然而每当我国为保护资源环境加强对稀土行业的管理时,国际上就会抛出众多偏见及无解言论,致使我国管控稀土资源陷入被动局面。

与此同时,停产的外国企业纷纷通过在中国设厂、收购稀土企业等途径,将相关产业转移到我国境内,进一步控制国内稀土资源。

此刻的外部压力还来自今年8月,世界贸易组织(WTO)驳回上诉,正式裁定中国限制稀土出口的政策违反自由贸易规则。据称,WTO认为只要稀土被开采出来,对环境的影响就已经出现,再限制出口,会造成内外市场的差别化,所以我国基于环保目的限制稀土出口的理由不能成立。

由此,我国有可能在2015年取消稀土出口配额,并降低关税。稀土出口形势将风起云涌,合法稀土市场更将面临来自“黑稀土”的巨大冲击。

“败诉了,中国必须卖稀土。但是要卖“轻”,保“中、重”。得把军事国防所需品种收储起来,以备开发更高档次的器械。”池汝安相对乐观。

“稀土案”的败诉,的确也让中国稀土市场的整合再次提上日程。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王琴华在近日举行的中国战略金属企业家峰会上透露,今年1月至8月,我国稀土行业固定资产投资为60.9亿元,同比增长了17.2%,新增资金主要是用于整体搬迁、技术升级和环保整改。

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人士却颇感无奈:“这几年一直在整合,我们付出了很多成本,可是预期的利好一直没出现。”

联手与联盟

商业收储只是加了点儿“料”。“如果要帮助市场进入良性发展轨道,必须国家参与控制,并且加大力度。”池汝安说。

据悉,工信部等八部委联手开展的打击稀土违法违规行为专项行动,已于10月10日进入第一阶段。由于此次行动显示出的决心和力度,市场预期稀土价格有望中长期向上,逐步走出低谷。

而业内普遍赞同的一个整改途径是提高稀土资源税税率,从源头上提高稀土产品价格,并通过价格上升改变供求关系。但前提是依然要遏制住私挖滥采和走私,否则将导致正规产品有价无市。

李祾譞还提出了几点建议。

应对稀土资源回收项目严格监管:不少企业以“资源回收利用”为名,变相减少冶炼分离生产线、收购加工稀土矿产品、通过黑市交易。

形成联盟定价机制也是业内呼声颇高的建议。“澳大利亚有必和必拓,巴西有淡水河谷,日本有住友、三菱重工,这些大型企业成为寡头式定价主体。我国已经在加快整合稀土行业,形成了几家大型稀土集团,如以包头为中心的北方稀土集团和以赣州为中心的南方稀土集团。”李祾譞强调,“在定价权上,更需要发挥稀土“欧佩克”联盟效应,统一调配出口量和价格,破除日本等国企业对价格的控制。”

上一条:新华社: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 下一条:新生物传感器检测细菌生长